首页 > 大会发言 > 关于借助科技中介组织实现军民科技融合的建议

关于借助科技中介组织实现军民科技融合的建议

时间:2017-01-07  来源:成都市政协  编辑:马丽
民建成都市委:
    军民融合深度发展作为我国国家战略,已进入由初步融合向深度融合的过渡阶段。在这一过程中,由于军地两种观念、体制、机制、政策、法规、标准等,使得军民融合实践推进之路面临着各种壁垒。这些壁垒的突破,更多需要从顶层设计层面进行深刻改革。对地方政府而言,可以以军民科技融合为突破口,打通军民深度融合创新通道,即在军用与民用相对隔离的状态下,使各自形成的科技成果进入对方市场,以此实现“军转民”或“民参军”。要实现军民科技融合,需要借助科技中介组织的力量,将政府的一部分职能交由科技中介组织来完成,通过科技中介的纽带作用,建立起基于市场机制的科技资源共享模式,实现军、民两个领域的深度融合发展。
    建议发展军民融合科技中介组织的理由如下:
    一是通过军民融合科技中介组织可较好实现军民两用技术的扩散和转移。国防科技与国防产品专业性强,又受制于国防保密要求,双方信息不对称,军转民缺乏民用市场信息,而民进军缺少对军品市场的了解,科技中介可为军民两用技术在扩散和转移中提供专业化的服务:一方面可为技术供给方提供技术咨询和市场指导,另一方面也可为技术需求方寻找适合产业化的科技成果,同时,还可对中小科技创新企业进行孵化,降低技术转让和产业化过程中的交易成本。
    二是军民融合科技中介组织可助推军民融合技术产业集群化发展。产业集群不仅仅是企业的集聚,科技中介组织可以将企业、政府、科研机构、高校等各方粘合成一个系统,促使集群内信息的交流共享,优化集群内创新资源的配置FF0C促进集群绩效的提升。
    三是军民融合科技中介组织可帮助民营企业更便利地进入国防科技工业领域。当前,民间资本进入国防科技工业还存在较多壁垒。科技中介组织作为专业化的组织,比民营企业更全面理解国防军工产业有关技术创新方面的法律、法规和政策,更能掌握相关行业技术创新的信息,同时,又比政府更接近和了解民营企业技术创新特点,通过这一组织,还可以为民企进入国防科技工业,提供融资渠道,建立与高校、科研院所的协作关系,从而整合人才及设备设施等资源。
    在当前我市军民科技融合过程中,科技成果转化的中间环节还较薄弱,现有军民融合技术产权交易市场不成熟,缺少交易平台和流通渠道,懂市场的经营管理人才缺乏,信息、渠道及资质条件等限制还较多。要破解这些问题,建议: 
    一是建立多层次的军民融合科技中介组织网络体系。通过政府支持、市场化运作,整合现有的资源,建立起由行业协会、科技转化中介、科技资源配置中介和市场监督中介组成的军民融合科技中介组织网络体系。在航空、航天、电子等成都市军民融合优势行业中支持建立行业协会,广泛吸纳同一行业内从事军品和民品生产的企业;再从成都市的层面建立面向国防科技工业的综合性科技中介组织,吸收行业协会、学会等加入。
    二是建立广泛性的资源共享协作网络。通过资源共享的模式,建立起广泛的、覆盖面广、能容纳多元创新主体的协作网络。一方面要加强科技中介组织之间的联系和沟通,促使不同类别的组织能相互联系,特别是从事技术转移扩散的中介与会计师事务所、融资机构等协调配合,以服务于军民科技融合创新的整个过程。另一方面要加强科技中介机构与科研机构、高校的联合协作,使之成为联系众多科研人员的创新主体的创新平台。同时,还可借助现代网络信息技术,打造覆盖全行业的地方性网络平台,实现军民科技资源的高效整合和科技活动的对接。
    三是扶持军民融合科技中介组织的发展。一方面要提供经费支持,设立科技中介组织建设专项基金,对为地方企业提供科技咨询和中介服务的中介组织予以一定经费支持;对促使重大科技成果在成都市范围内实现成功转化的科技中介组织予以一定金额的奖励。另一方面,可在军转民、民参军过程中,对涉及重大事项决策、重大项目论证、科技成果鉴定等工作,采用政府购买公共服务的形势委托科技中介组织承担。以政府购买的方式,促使军民融合科技中介组织市场化。此外,还需建立科技中介准入制度、年审制度、保密监督制度、评价体系等,明确科技中介在国防装备科研生产等过程中提供中介服务的资质要求和政府监管职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