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四届成都市委员会第五次会议-成都全搜索
首页 > 议政建言 > 委员凌昌森:关于加大打击医串串的建议

委员凌昌森:关于加大打击医串串的建议

时间:2016-12-27  来源:成都市政协  编辑:马丽

委员凌昌森: 

    绵阳北川4岁男童王彪,1岁时患先天性血管瘤,全家好不容易凑了6万元去华西医院治病。却被“医串串”骗至“歪”诊所,花光救命钱,孩子也因拖延治疗病情恶化。

    日前,成都商报也连续曝光了成都市金牛新友谊诊所的种种怪状,调查显示,这些“医串串”“专职、兼职加起来至少200人”“每月七八千,一天最多能上千”每拉到一人,他们就能分到少则几百元多则一两千元的钱。“他们把山里来的、本来就没钱的患者骗到小诊所,开高价药,既增加了人家的负担,又延误了人家的治疗。”
     客观而言,在对医串串的打击上,相关部门和各大医院可谓不遗余力,也取得了不俗成效。然而,根深蒂固的医托行骗如同打不死的小强一样,仍顽固且源源不断地骗取患者的救命钱。而且随着时代的发展,国家打击力度的加大,医托的骗术也不断翻新,他们已不仅仅出没于医院挂号处、医院大门附近及周边旅馆,甚至出没于各大网络论坛、健康交流网站等,甚至近期有媒体报道,“号贩子”和“网络医托”竞价排名买患者等问题引起社会普遍关注。
     医托行骗已形成违法产业链条,严重扰乱医疗药品管理秩序,损害人民群众就医环境,延误患者病情从而威胁人民群众的生命健康。对于医托的打击应该常态进行。一方面,时下的打击医托多立足于运动式治理,行动一来,声势浩大,各部门均投入较大的行政力量,短时间内也确实能取得明显的成效,但风头一过,往往缺乏持续性的日常监管,也就很难巩固并扩大治理的效果,更不要说斩草除根、收取全功了。另一方面,部门之间在监管、执法上缺乏必要的衔接与配合,也是导致每每功败垂成的一个因素。警察来了,“医托”被抓了、小医院、小诊所关门了,接下来,却没有下文了。
     而对于医政部门而言,管理此类问题的核心是建立规范的转诊制度。大医院里看病难,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各级以及各地医疗机构之间,没有资源共享,没有信息沟通。医政部门为患者到大医院就诊提供了许多便利条件,但却没有做好分流,导致大医院里盲目就诊的人数居高不下,极大地损害了我国的医疗质量。由此,建立一条由基层医院就诊,诊疗效果不满意时,逐级向上级医院转诊的转诊流程十分必要。而且分级诊疗应当具有一定的强制性,居民在看病就诊时,须首先到当地基层医疗机构首诊,要实现医疗的跳级就必须有下级医疗机构的证明与推荐,让每一个患者都能够有备而来,而不要将大量的人力物力花费在盲目就诊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