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与人情
  • 2015-10-06    孟祥梁 吴浩楠
  • 法治与人情 主要人物: 孙守正:男,43岁,市规划管理局副局长,为人清廉正直,妻子是张丽 张丽:女,40岁,市教育局办公室科长,明事理通人情,亲妹是张蓉 张蓉:女,35岁,公司员工,追求利益,为丈夫考虑,丈夫是李乐 李乐:男,38岁,某建设公司经理,追求利益,本心不坏,亲姐夫是孙为民 其他人物: 张父:66岁左右,张丽与张蓉父亲,为人正直,明晓事理 张母:64岁左右,张丽与张蓉母亲,疼爱女儿 剧本正文: 场景一: 清晨 市规划局副局长孙守正办公室 秋季的清晨,空气中都弥漫着丰收的味道,简朴的副局长办公室虽没有奢华的办公家具,却被整理的井井有条,整洁大方。年轻的孙守正副局长在桌前翻看文件,就在此时,清脆的敲门声响起。 “请进” “姐夫,是我,李乐”,李乐小声喜滋滋的说道。 孙守正仔细一看,说:“不是之前说好了在办公场所不准喊姐夫的,怎么又忘了呢。” “哎呦,看见姐夫一时激动就忘了啊,下不为例,下不为例,姐夫,噢…不,孙局长”李乐尴尬的摸着脑袋说道。 孙守正无奈地摇了下头,说:李乐,在上班期间你来我这做什么,这么多年这还是第一次来,不是你喊一声姐夫,我还真不敢相信是你来了,说吧,是不是有什么事? 李乐笑嘻嘻的说:“哎呀,什么事也瞒不过姐夫...,不,是瞒不过孙局长的眼,那我直接说了哈,最近青羊区边上那块地不是要搞建设,准备进行投标嘛,孙局长不是正好主要负责这块项目嘛,就来找“姐夫”(张大嘴巴夸张小声说道)帮帮忙,疏通疏通。” “这有什么好疏通的,我也帮不上忙,项目是公开竞标,所有信息公开透明化,你到时候直接去竞标就好。” “哎呀,姐夫,你又不是不知道,妹夫那个建设公司刚刚成立两年多,虽然没什么安全隐患和豆腐渣的建设,但是还远远不能满足竞标的那个高标准啊,要是走竞标的路,肯定没有路啊。” “李乐,这个真的需要走程序,我没办法给你搞第二条路走。” “姐夫啊,谁不知道,你主管这个项目,只要你一签字,十有八九就成了,至于公开透明信息,到时也不就是后期确定好了中标公司后做做样子嘛,姐夫,你就帮帮忙,你看,我都把文件带过来给你签字了。”说着就要从包里掏出文件。 孙守正一听,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呵斥道“李乐,违法乱纪的事不能想,更不能做,现在就给我回去!” 李乐被姐夫的呵斥吓到了,这么多年来这还是姐夫第一次对自己发火,急忙说道:“好好好,姐夫,咱不谈这个了,我先走,回头再见。”说着就灰溜溜的准备离开。 临出门前,李乐回头说道:“姐夫。周末咱妈的生日。你可记着早点回家啊!” 孙守正眼睛一瞪,“我知道咱妈生日,你快点离开!” 李乐门一关,急忙离开了孙守正办公室。 办公室内,孙守正将桌上的项目文件拿起来放到了一边,看向了旁边“党风廉政建设”的标语。 场景二: 周末傍晚 张父张母家 傍晚时候,孙守正带着妻子张丽回娘家看张父张母,李乐张蓉一家已经早早的赶回了娘家。 一进门,孙守正就对张母道歉道,“妈,不好意思啊,局里有点事,周末加点班,这么晚才过来”说完就将买的大包小包礼品放到桌上。 “没事,没事,工作忙,有出息,妈理解哈,快点和丽丽洗洗手,坐下来一起吃饭,饭刚刚熟,还热腾腾的呢”张母说着就去厨房端饭菜。 李乐一旁说道风凉话:“姐夫是大局长,最近这么大的工程项目,肯定很忙了,能顾得上回家还真不错了呢。” 张父“咳咳”,张蓉也用胳膊顶了下李乐,李乐没有再说下去。 饭桌上,张母说:“守正呀,最近你那里是不是有一个建设项目的工程呢,李乐正好最近几年在做建设公司,能不能让李乐的公司来做这个项目呢?” 一旁的张蓉也说道:“是呀,姐夫,能不能给咱家的李乐也争取下,承担工程的一半也好呀,实在不行,三分之一的工程也可以做呀。” 上次在办公室被姐夫呵斥的李乐,这时候不敢再说了,现在只听着妈和媳妇替他说话。心想:即使不听你弟妹的话,妈的话总该听吧,你这么孝顺,看你怎么拒绝妈,心中一阵窃喜,嘴上不自主的笑开了花。 张丽心软,不知道怎么回应妈和妹妹,急的看向守正。守正停顿一下说道:“妈,爸,蓉蓉,李乐,这个项目把关很严,虽说是我主要负责,但是身为干部,要有干部的作风,何况现在全国都是在搞党风廉政建设,我不能带头违法乱纪。亲情是亲情,但是在法治下面,是讲公正公平的。李乐想要参与这个项目,就要走程序,参加综合评定和竞标。这次通过不了,还有以后,踏踏实实搞建设公司,不愁以后没有建设的项目,这件事还希望大家能够理解我。“ 张蓉刚要再说话,张父说道:“守正说的在情在理,这事就按守正说的来,大家以后都不要提了,好了,都吃饭吧。”李乐和张蓉只好作罢。 场景三: 周六上午 孙守正家 孙守正周六加班,妻子张丽在家,妹妹张蓉上午前来看望姐姐张丽。 张蓉说道:“姐,咱俩从小关系这么好,你也这么疼我,这一次这个项目的事是千载难逢的一个机会,你也知道咱家的李乐不是什么坏人,也不会干违规建设的事,姐夫说的话也严重了,还违法乱纪,我们没有做到那个份上嘛。只是给咱家李乐说说好话,签个字嘛。” 张丽难为道:“这事后来我也详细了解了,李乐人品我也知道,他做事都放心,可是…” “姐,还可是什么呀,上次李乐被姐夫骂回去后,连签名的文件内容都改了,我们只承担这个项目工程的五分之一的工程量,而且还只是辅助方面的工程,这次安全了吧,只需姐夫签个字,后面的事李乐去安排搞定就好,这次咱们做这个工程项目又不是挣钱为主,重要的是给李乐的建设公司打出名气去呀。”,张蓉说着就把文件塞进姐的手里。 张蓉在姐姐张丽看文件时,附在姐姐的耳边小声说道:“这件事我们这么来做,先是…”,张丽一边听张蓉说计划一边点头。 场景四: 夜晚 某酒店包厢 “姐夫,之前关于那个项目的事,是我不对,我不该去办公室找你走关系,应该堂堂正正的参加竞标,哪怕竞标不上也是光明正大的,心里痛快磊落,来,我先自罚一杯,给姐夫道个歉!”李乐说着就将杯子里的白酒一饮而尽。 张蓉也道歉道:“是呀,姐夫,我和李乐都反思了,我们尽力去竞标,不管结果如何,努力了就好,我就以茶代酒,敬姐夫一杯!”说着就和姐夫守正碰杯。 守正笑着说,“明白就好,理解就好哈,好,我接受,没什么大事,咱亲情还是亲情,来,碰杯!” 张丽笑着说:“还是一家人亲嘛,咱们今天不谈工作,只谈家事生活事,开心就好,明天守正不上班,家又在旁边小区,咱们多玩会。” 杯来杯往,一会功夫,孙守正和李乐都喝的差不多了,孙守正平常喝酒少,不胜酒力,说话已经开始含糊,满脸通红,和关公似的。 这时,张蓉给姐姐张丽使个眼色,从包里掏出来那份文件,从桌下偷偷递给了姐姐张丽。张丽拍着丈夫守正说道:“守正,忘了个事,咱家天天的成绩单需要签个字,又是满分,来,在成绩单下面签个字哈。” 守正两眼发晕,不知不觉,嘟囔道:“又是满分呀,好棒,好,我来签字哈。” 李乐和张蓉看着姐夫签下的字,喜上颜表,心里乐开了花。 张丽急忙说道:“守正和李乐都喝得不少,咱们早点回家吧,走吧。”说着就顺势将签过的文件放进自己的包里,搀扶起守正准备要走,还向张蓉使个眼色,暗示她出门后再给她文件。 就这样,两家亲戚一家人互相搀扶着走出了酒店。 场景五: 次日上午 孙守正家/检察院门口的道路上 由于昨晚喝的多些,守正醒来已经上午10时多了,自己嘟囔着埋怨自己昨晚喝酒喝的多了,走到客厅,突然摸着脑袋说道:坏了,昨晚好像是在李乐和张蓉面前签过一个文件,不太像是成绩单,倒像是一个合同文件。想着想着,就大声喊着“张丽,张丽!”。没人回应,孙守正心里越想越不对劲,竞标在即,居然出了这么个事,想着想着就走出了家门。 孙守正边走路,思路边清晰起来,确定了昨晚签字的不是成绩单,是合同文件!转头一看,旁边居然是市人民检察院,孙守正心一惊,第一感觉就是要进去自首,向里走了两步,转念一想,现在事情还没有清楚,而且签名的文件还有追回来的可能性,但是对于自己多年的妻子居然帮助他们做这个事,实在是气不过来! 正在这时,张丽买菜回来,正好经过这,看到了守正,“守正,你怎么在检察院门口呀?” “你还好意思说,我这就来检察院自首了,昨晚你伙同他们将我骗醉,签了文件,酿成大祸了!” 张丽笑了起来。 “你还好意思笑,是不是着急要送我进去自首啊,气死了!” “守正,你不要担心,你看这是什么”,张丽说着就递给了孙守正一个文件。 孙守正接过文件一看,原来是自己昨晚签过名的那个文件。 孙守正纳闷了,“这是什么情况?” 张丽笑着解释道:“为了姐妹情谊,我假装答应妹妹,后来将你签过名的文件在我的包里来了个‘狸猫换太子’哈,后来他们发现文件不对时,也晚了哈,也没法说我什么,毕竟我已经帮过他们一次了哈,自己看不好文件就不能怪谁了哈” 孙守正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啊,丽丽,真有你的哈,懂我心意,明晓事理,点个赞!” 张丽说道:“好啦,别抬举我了哈,我的清正廉明、公平公正的大局长,走,回家做饭去,老规矩,你洗菜,我烧菜哈” 两人笑着走回家,两人的背影在镜头中慢慢淡化。 本剧完 谢谢您的阅读!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策划:孟祥梁 吴浩楠 编剧:孟祥梁 吴浩楠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