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进生态文明城市建设 努力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发展

2013-02-26 来源:成都全搜索新闻网 编辑: 邹思

致公党成都市委员会

成都市幅员面积12390平方公里,横跨四川盆地和川西高原两大自然景观带,包含多个动植物地理单元,兼有山岳、丘陵、森林、湿地、平原、乡村之美,基本保有良好的生态资源本底。在我国经济社会全面发展的背景下,我市经济社会建设面临两个突出的矛盾:一是经济总量扩张与自然资源的有限性以及自然资源生产率相对低下的矛盾;二是经济快速增长与环境容量有限以及环境容量利用效率相对低下的矛盾。特别是成都进入集天府新区建设、充分国际化、生态田园城市、“两化”互动、城乡环境综合治理等诸多发展要素于一身的历史时期,如何实现生态资源的科学保护与合理利用,推动我市经济社会健康、深度、持续发展,须有生态意识文明、生态制度文明、生态行为文明等方面内容的支持与推进。

党的十八大报告指出:必须树立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生态文明理念,把生态文明建设放在突出地位,融入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各方面和全过程,努力建设美丽中国,实现中华民族永续发展。我们认为,成都市应立足“五位一体”总体布局,贯彻“五大兴市战略”,结合我市生态资源本底情况、环境健康状况和经济社会发展,以大格局的视野和高品质的要求,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城市建设,努力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发展。具体建议如下:

1、加快构建我市生态系统的大格局。生态系统是多样而有机的,各种类型的生态系统彼此之间存在诸多方面密不可分的联系。我市生态文明建设应依托于我市生态系统的多样性和有机性构建生态系统的大格局,建立健全有效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体制机制,使其法制化、制度化、规范化。无论森林保护还是湿地修复,无论节能减排还是循环利用,无论模式创新还是目标考核,都应考虑每一个部位与环节之间的有机关系,使得彼此之间形成相互关联、协同推进的效果。就具体操作层面,我市推进生态田园城市建设、环城生态区湖泊水系建设、城乡环境综合治理、城市绿化、污染治理等,都应与我市独特的地理地形和气候特征所孕育的自然生态系统,与我市兼有生态功能、生产力功能、生活功能和文化功能与一体的乡村生态(如川西林盘地),以及城市生态等的统一,以实现“山、水、城、林”的相生相融并宏大有机的格局。

2、着力提升我市生态系统品质。生态系统品质在于其结构的完整性、功能的完备性、系统的有机性和服务的充分性。近年来,我市深入实施“两化”互动、统筹城乡发展战略,这必然存在较大的土地占用和生态资源需求,并对生态环境形成较大的压力。我市面临的挑战,不仅仅是要保护好现有的生态本底,以确保生态安全并支撑发展需要,更在于要努力提升生态资源品质,为我市发展目标提供更加有力的支持和服务。因此,我市生态文明建设应首先确保我市生态本底基本结构的完整,特别是山地、森林和湿地生态系统的结构完整,确保生态功能的健康完备,建立国际化的评价体系,重构生态价值体系,充分发挥生态系统的服务功能。

3、加大生态环境的保护力度。应制定和完善地方法律法规,依法加大对破坏环境、造成污染、危害公共健康等诸多方面违法行为的执法力度,鼓励监督举报;建立生态环境资源监测和健康评价体系,及时反映我市生态环境资源水平和健康状况,特别要对山地、森林、湿地等生态系统开展长期的、动态的监测工作,以及时、准确地反映其保育状况和健康状况;加大“三废”处理和污染防治力度,更加重视土壤污染的防治工作,加强重金属污染和农村面源污染的防治;鼓励新技术在环境保护领域的应用;鼓励与生态环境保护相关的新兴产业的发展,通过市场和社会的参与推动环境保护的全面参与。我市生态环境保护应遵循科学原则和谨慎原则,除协调环境与人的和谐关系,还应尊重生态环境自在自为的特性。环境保护工作除政府主导外,应广泛吸纳科研机构、社会组织等参与。加大宣传教育力度,提高我市民众生态环境知识水平和环境保护意识水平。

4、建立健全合理有效的利用机制和方式。充分发挥生态系统的服务功能,需要有丰富有效的生态产品。就我市而言,无论森林生态还是湿地生态,无论乡村环境还是城市景观,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利用其最直接的生存要素范畴的基础服务。而在其文化服务、社会支持等方面尚有较大的空间可挖掘。在积极评价的基础上,加快建立我市生态系统服务功能和生态产品体系,特别应将本土文化与国际品质相结合,打造一批生态产品精品。政府应加大对森林生态的利用规划,打造出具有国际水准的生态产品,如山地旅游与森林休憩、观鸟赏花与自然体验等;加大对湿地生态的利用规划,对符合条件的湿地如青龙湖应申报指认为国际重要湿地,以提升我市生态资源的品质并成为国际品牌,其他符合条件的湖泊水系可申报为国家湿地公园,以丰富生态产品体系。基于对生态资源科学、合理的综合利用,应学习借鉴国际经验与模式,在适当的区域打造若干个“自然学校”,以发挥生态涵养、环境保护、社会教育、旅游休闲、文化体验等综合功能与效益。建立有效机制,鼓励社会参与生态环境保护和生态产品的供给,如绿色经济、循环经济、污水处理、垃圾分类等领域。污水处理可学习借鉴欧洲模式,以点带面,通过产业分工和社会参与,建立科学高效的处理模式。垃圾分类应鼓励社会参与特别是专业企业的介入,使得垃圾处理从分类到再利用进入良性的循环,同时产生显著的环境、社会和经济效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