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和服务农村留守妇女 促进农村社会和谐

2013-02-26 来源:成都全搜索新闻网 编辑: 邹思

成都市妇女联合会

 

随着城乡一体化的深入推进,农村男性劳动力大量外出务工,由此而产生的农村“三大留守人群(留守儿童、留守老人、留守妇女)”受到社会的普遍关注。但其中负担最重,对农村发展影响最大的留守妇女受到的关注却最少。农村留守妇女担负着伺候老人、照料孩子、农业生产等多重角色,承担着心理、教育、安全等多重负担,心理危机严重。2012年四川、重庆等地农村留守母亲杀子、自杀的惨剧已连续发生几起。从农村社会发展的角度看,家庭中母亲的角色对未成年人教育的作用至关重要,关系着未来农村建设者的健康成长;履行对老人的赡养义务又事关农村社会的和谐和稳定问题。因此,采取积极有效的办法和措施改善和解决这一群体生存和发展的难题,是我们加强幸福和谐社会建设,打造宜人成都任务的迫切需要。

成都市妇联通过对农村留守妇女生存状况的调查发现,成都农村留守妇女约1.7余万人,主要分布在远郊的第三圈层,年龄主要集中在31-50岁之间,占了86.2%,尤其以“40、50”人员居多,总体上呈现出“弱势”状态,明显存在“五少”特征:缺少发展能力、缺少经济支撑、缺少情感支持、缺少社会参与、缺少权益保障的协同体系。调查数据还显示:留守妇女的文化程度偏低,具有高中以上文化程度的妇女仅占10.26%,高达85.26%的留守妇女没有专业技能证书,接受过1-2次培训的只占到总人数的12.82%;对丈夫的经济依赖性很强,91.64%的留守妇女经济来源于丈夫打工收入,自身的经济能力很弱;两地分居容易造成情感生活的缺乏,将近20%的妇女对夫妻感情表达了较大的忧虑,精神焦虑。对此,我们认为解决问题的总体思路是加快推进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逐步减少农村留守人口。其次,积极改善农村留守妇女的生存现状,服务她们的发展需求。建议:

一、制定有针对性的产业发展规划,大力发展区域经济。在二、三圈层的产业规划上,加大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引进力度,让农村青壮年劳动力能够实现在本地就业。以调整农村产业结构,发展现代农业为目标,制定鼓励土地流转的政策、措施,提高农业经营规模;因地制宜地实行“ 一村一品” 或“一乡一 品”,引进农产品深加工项目,延伸农业产业链,实现农业产业化经营,使妇女劳动力向适宜女性特点的经济项目集中,最大程度地解放妇女劳动力。

二、加大资金扶持,帮助农村留守妇女解决创业就业资金难题。一是建议政府投入专项资金,设立农村妇女发展基金或“巾帼创业基金”等。大力培育留守妇女中的女科技致富带头人、女农民技术员,发挥其示范带动作用,对有一定经济实力的妇女所从事的种、养殖项目应给予重点资金扶持。二是大力推进妇女小额担保贷款项目的实施。财政、人社、金融等部门应加强协调配合,积极创新政策措施,扎实推动妇女小额担保贷款财政贴息政策的执行和落实,使这一惠民政策真正造福农村困难群体。三是各地应积极制定措施推进《成都市发展妇女居家灵活就业 推动传统优势手工业振兴发展大纲(2011—2015)》的实施,为农村妇女提供更多转移就业和增收致富渠道。

三、 加强技能培训,提升农村留守妇女生存发展能力。劳动就业部门在制定农民培训计划时应在培训指标和经费上向女性倾斜,保证妇女占一定的比例。农业和科技部门在农业科技培训中应针对留守妇女的文化程度、接受能力和现实需求,开设灵活多样的培训课程,进一步提高农村留守妇女的参训比例。重点开展与农村妇女生产生活密切相关的农业实用技能培训,提高科学生产水平;适时开展非农业技能、健康生活等培训,为即将到来的非农化储备技能。

四、探索建立农村留守妇女互助组织,积极构建农村留守妇女社会支持网。一是鼓励引导建立农村留守妇女互助组织,探索建立多种形式的互助模式。如:农业生产互助模式、手工加工互助模式、协会带动模式等,充分发挥妇女群体自帮自助的作用。让农村妇女在发展生产上互助,在经济合作组织带动下提高经济收入,体现和展示自我价值;在家庭生活上互助,增强相互交流,摆脱孤独,解开心结;在子女教育上互助,解决心头之忧。二是开展困难帮扶、结对帮扶、相互帮扶等灵活、志愿的帮扶活动,着力引导社会力量参与留守妇女群体的帮扶服务。如:开展岗村联手共建、企业村联建帮扶等活动,引导城市优势资源帮助留守妇女。三是发挥“妇女之家”功能,着力建设心理疏导长效机制。组织心理援助志愿者依托“妇女之家”开展心理咨询、心理疏导活动,提高留守妇女的心理健康水平

五、强化卫生服务,提升留守妇女生存发展质量。建议以政府为适龄农村妇女免费进行“两癌”筛查为契机,把定期妇科病普查作为政府“惠民工程”纳入公共卫生项目。设立专项资金,由卫生部门、妇联组织牵头,重点对农村留守妇女实行每2年1次的免费妇科病检查。通过建立留守妇女妇科病普查普治服务机制,不断提高农村留守妇女健康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