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成都积极应对第三次工业革命挑战的建议

2013-02-25 来源:成都全搜索新闻网 编辑: 邹思

摘自“汇聚力量实施‘全域开放’战略,全力助推建设开放型区域中心和国际化城市”专题协商会
《关于成都积极应对第三次工业革命挑战的建议》
发言人:西南财经大学副教授 徐华

2007年,著名经济学家、美国华盛顿经济趋势基金会主席杰里米?里夫金《第三次工业革命》的理论,已被欧盟27国接受,并开始了迎接第三次工业革命行动。英国权威经济期刊《经济学家》于2012年7月宣告“第三次工业革命已经来临”。奥巴马提出的“先进制造伙伴计划”,卡梅伦提出的“英国发展先进制造业的主要策略和行动计划”,都深受里夫金第三次工业革命思想的影响。

根据里夫金的观点,工业革命的本质是在科技革命催生下发生的一场深刻的制度创新和制度变迁,当前世界正处于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关键启动期。第一次工业革命创造了“机器工厂的蒸汽时代”,第二次工业革命将人类带入大批量规模化生产的“电气时代”。现在,当代科技革命至少表现在五个方面:以云计算、大数据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3D打印等智能、分散式制造生产技术;可再生能源技术与互联网技术;石墨烯碳纤维为代表的新材料技术;遗传基因工程等现代生物技术等,这五个方面取得的融合突破,将使整个制造业生产体系向制造网络化、制造智能化、制造柔性化、制造绿色化和制造服务化方面转变,并将制造业提升到一个全新的水平,这些技术正在以极快的速度形成产业能力和市场规模,形成所谓的战略性新兴产业,为第三次工业革命提供强大的动力。从制度变迁的需求和供给来看,深陷金融危机的西方国家通过发展高端制造复兴实体经济是必然的选择,中国等新兴经济体选择新型工业化来突破资源、能源、生态环境瓶颈,也需要推动一场新的工业革命。现在虽然还不能说“第三次工业革命”已经全面到来,但可以说科技革命推动的第三次工业革命已处于关键启动期。

一、第三次工业革命给我市产业发展带来的影响

第三次工业革命以日益成熟的3D打印机、人工智能和工业机器人等“大规模个性化定制”生产方式为标志,将会导致产业竞争优势、二三产业关系、国际和地区间分工格局与利益分配机制的深刻变革。这种变革可用四个重塑概括:

1、重塑国家、地区间的比较优势。其一,终端产品的竞争优势不再是同质产品的低价格竞争,而是通过更灵活、更经济的新制造装备生产更具个性化、更高附加值的产品。我市如不能在未来“大规模个性化定制”中占有一席之地,很容易失去生产高附加值终端产品竞争优势,这将会导致现有企业、产业被淘汰,像富士康、纬创、仁宝这类“恐龙”级企业尤需警惕。其二,“大规模个性化定制”的基础是数字化新型制造装备,属于技术密集型和资本密集型产品,更符合发达地区的比较优势。比如3D打印制造在我市还处于产业空白,不具有竞争优势。

2、重塑二、三产业关系。其一,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深度融合,使二、三产业边界模糊化,尤其是与制造业相关的生产性服务业将成为制造业的主要业态,制造企业的主要业务将是研发、设计、IT、物流和市场营销,真正的生产只是很小一部分。从这个意义上说,我市生产性服务业小、散、弱的局面急待改变。其二,制造业的主要群体将是为制造提供服务支持的专业人士,低技能的生产工人不仅将被富士康声称的十万机器人所替代,而且对产业发展的重要性也将下降。我市的教育、培训、人才培养和就业结构将深受其影响。

3、重塑世界经济版图。其一,当发达国家重新获得生产制造环节的比较优势之后,国际产业转移趋势会发生逆转,制造业重心尤其是制造业高端将重新偏向西方国家。其二,发达国家更有可能成为新型装备、新材料的主要提供商,从而促使其实体经济转强。其三,发达国家与东部大城市在高端服务业领域内的领先优势将会得到进一步强化,而随着我国低成本优势的逐步削弱,越南、印尼、印度等国家将能够以更低的成本优势承接国际产业转移。这样,中国制造业掉入“三明治陷阱”的风险将会增加。成都需要在目前FDI高升时,做好应对预案。

4、重塑利益分配机制。其一,生产制造环节低附加值格局会大大改变。既然生产制造环节有更多、更高效、更智能的资本产品和装备产品参与,可以完成简单重复性的工作,还可以完成更精密、灵活的工作,利润自然会变高,这也是德国经济表现强劲、美国要重振制造业的原因。其二,服务业对制造业的支撑作用得到强化后,生产性服务业将能更多的享受到生产方式变革的红利。

上述“四个重塑”对凭借低成本要素供给、庞大市场需要、不断积累技术能力所支撑起来的我市工业都将可能是潜在的巨大挑战,更可能成为“以廉取胜”的小微企业的终结者。不过,“四个重塑”既是对我市工业、企业发展的挑战,也是我市小微企业崛起的机会。

二、做好迎接挑战的技术准备、组织准备、市场准备、人才准备的建议

建议围绕第三次工业革命带来的制造业“数字化”和“大规模个性化定制”,做好以下准备工作:

1、设立鼓励小微企业参与突破“数字化”关键技术等共性技术的激励政策,为迎接第三次工业革命作好技术准备。第三次工业革命五大领域中的3D打印产业,我市尚属空白。建议通过发展3D打印产业提升我市制造业的产品开发水平和工业设计能力,形成新的经济增长点,促进就业。事实上,现在3D打印设备有的已低于1万元,如能形成10000个大学生创办的3D打印微型企业,利用个性化垂直型电子商务平台为消费者定制生活用品、文体器材、工艺装饰品等各类个性化产品,就会创造上百亿规模的文化创意制造产业。建议我市借鉴北京殷华(依托清华)、陕西恒通(依托西交大)、湖北滨湖机电(依托华中科大)经验,设立3D打印产业基金,支持各高校大学产业园设立3D打印服务中心,广泛在科技馆、文化艺体中心、青少年活动中心等公共机构展示,宣传推广3D打印技术产品,孵化出一大批3D打印微型企业。其它领域的突破可以仿此开展。

2、引导小微企业转向成为“轻公司”,为第三次工业革命作好组织载体准备。现在处于产能过剩状态的小微企业已很难靠拼资源、拼人脉、拼价格的“三拼模式”完成大规模个性化生产、深度分销和创建品牌形象,能成为重资产公司的恐怕只有极少幸运儿。但反观苹果、淘宝、阿里巴巴等企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几十万营业额到几个亿仅用了几年,它们是“拼脑”公司,是典型的轻资产公司。美国近40多年GDP构成中,农业占0.9%,工业占20%.6,服务业点78.5%,制造业的重要性不断下降,能耗从2000年的35一直降到2011年的21%,私人消费不断上升,以金融业为主的高端服务业上升尤其快,经济不断轻型化。“轻公司”能否成功,关键看其能否成为产业链、价值链的组织者与协调者。在当前我国大部分制造业产能过剩,行业竞争剧烈的情况下,特别需要“轻公司”从消费端逆向整合资源。因此,建议我市大力促进电子商务、现代物流与金融的结合,催生出有影响的“轻公司”,为迎接第三次工业革命作好组织载体准备。

3、将“大规模个性化定制”与促进新兴产业成长、启动内需相结合,为第三次工业革命作好市场准备。3D打印制造等技术的成熟,使用户成为产业创新者,尤其是在“桌面工厂”和“社交制造”的趋势下,不仅产业组织日益分散化,使用户更能够在一定程度上独立于制造商,将创新、创意转化为实物产品,从而形成“大规模个性化定制”产品。因此,建议我市出台鼓励创新需求的政策,帮助小微企业通过应用示范、用户体验、会展、政府“首购”等形式,提高社会和用户对未来技术的接受度,以此实现“大规模个性化定制”并启动内需。建议相关行业协会携手大学、科技馆,普及、宣传推广新技术、新产品、新功能、新体验。

4、转变人才开发思路,为第三次工业革命作好人才储备。缺失先进制造技术研发人才和知识型员工,高端人才难以流动的制度约束,可能是我市应对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最大障碍。建议市政府加强与在蓉高校的合作,共同研究未来制造业设计、IT、营销等各类人才需求,调整专业教育,强化综合型应用人才的培养,帮助职业教育更新知识结构、培养知识型产业工人。建议市政府认真研究基础教育的创新文化、创新思维和动手能力培育模式,克服应试教育造成的巨大压力,认真开展一场“教育如何迎接第三次工业革命”的讨论,为迎接第三次工业革命做好思想和人才教育准备。